感觉 | Arthur Rimbaud 阿蒂尔·兰波

阿蒂尔·兰波 | Arthur Rimbaud (1854──1891)出生于法国阿登省夏尔城。
向往自由,多次离家出走,《捉虱子的人》很可能是兰波在旅途中写下的诗作,描写母亲为不能安睡的孩子捉虱子的场景。
十九世纪末法国著名象征派诗人,桀骜不驯,特立独行,崇尚自由,厌恶一切陈腐的思想。十九岁时完成对后世影响巨大的长诗《地狱中的一季》后,即告别文坛,游走四方,曾多次去非洲冒险。
他那激情四溢,如烟火般的37年岁月,成为了后来无数追随者一生的梦想。
兰波在离开他的恋人魏尔伦之后,在剩余的15年中,足迹遍及欧、亚、非大陆,真正地身体力行地完成了在路上的含义。他的生命源于内心的渴求,迸发的激情,
他的一生充满了理想主义,他从容不迫,放纵不羁,忠于自我。

感觉 | 兰波

想象在蓝色夏夜,走在田野小径上,
麦子轻蜇肌肤,脚踩压纤纤细草:
在冥想中,感受足间微凉。
任凭风于蓬首缠绕。

无思无绪,亦无言:
唯灵魂中满盈无尽爱意,
我像个流浪的波西米亚人,渐行渐远,
在大自然中漫步,——似带着美人般甜蜜。

(庾如寄译,2019年秋)

Sensation
感觉
Arthur Rimbaud
阿尔蒂尔·兰波

Par les soirs bleus d’été, j’irai dans les sentiers,
在蓝色的夏夜,我将走在小路上,
Picoté par les blés, fouler l’herbe menue:
被小麦刺到,踩踏细草:
Rêveur, j’en sentirai la fraîcheur à mes pieds.
幻想,我感受到脚上的凉爽
Je laisserai le vent baigner ma tête nue.
我让风浸没我裸露的头。

Je ne parlerai pas, je ne penserai rien :
我将什么也不说,什么也不思考:
Mais l’amour infini me montera dans l’âme,
只有无限的爱将在我灵魂中升起,
Et j’irai loin, bien loin, comme un bohémien,
我将走远,很远,像个波西米亚人,
Par la Nature, – heureux comme avec une femme.
出于本性,——幸福得像跟女子一起。


Buenos Aires Poetry | 2021